远瞳 作品

第763章 暂住的水手

    第763章 暂住的水手

    在邓肯睁开眼睛之后,所有人都瞬间凑了过来。

    半透明的幽绿灵火仍然在那块裹尸布的褶皱间静静燃烧着,邓肯眨了眨眼,在这火焰真的将裹尸布完全焚毁之前将其熄灭掉,随后他又缓了缓,才一边整理着刚刚所见的信息一边将目光落在“水手”身上。

    那具干尸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一边保持着距离一边又忍不住探头探脑地朝这边张望,看上去犹犹豫豫的。

    “邓肯叔叔,您看到什么了?”妮娜凑过来拽了拽邓肯的胳膊,仰起头一脸担心又好奇地问道。

    “……卡拉尼船长的记忆,”邓肯轻轻呼了口气,没有卖关子,“这里面记录着海歌号迷航之后的经历以及返航的过程……”

    “水手”顿时竖起了耳朵,不自觉地小步朝这边挪来。

    邓肯则丝毫没有隐瞒地将自己在那幻象中所见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等他话音落下之后,现场所有的目光果然瞬间全落在了已经小碎步挪到茶几旁边的“水手”身上。

    异常 077前一秒还在伸着耳朵听呢,突然就听到了卡拉尼船长将通往外部屏障的航线交给自己的事儿,顿时表情就一僵,注意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之后立马往后退了半步,瞪着眼睛连连摆手:“哎你们别看我啊,我不知道航线的事儿,啥航线啊……这我也懵啊!”

    “你不知道?”海琳娜闻言皱起眉毛,十分怀疑地看着对方,“卡拉尼船长说把那条航线交给了你……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没有啊!”干尸张开手,看那模样比刚才被艾伊从传送门里扔出来的时候还懵,“我就记得日志的事儿了,还记得模模糊糊的……你们是知道的,我连自己当年具体的返航过程都记不清楚!”

    高大沉默的弗雷姆盯着他看了半天,这时候突然问道:“那你还记得什么?在回到无垠海之后你就没有别的印象更深刻的事情了吗?”

    “水手”使劲想了想,一拍巴掌:“有,我就记得自己一睁眼就躺在个箱子里,俩穿着蓝黑袍子的一边在旁边念念叨叨一边往我身上撒骨灰和香料,还有个跟你一样石头般的森金人正准备往我头上钉棺材盖,我不让他钉,他就给了我一锤子——再一睁眼就他妈 1864年了。”

    弗雷姆:“……”

    客厅里安静了两秒,气氛似乎略有点尴尬,爱丽丝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这一点,看别人都不说话了她便好奇地问道:“啊,那然后呢?”

    “然后?我刚坐起来就听见旁边有人大喊一声,具体喊什么我没听清,就看见有个姑娘冲上来又给了我一锤子——再一睁眼是 1901年,劳伦斯船长伙同一群浑身冒火的水手要把我摁在驾驶台上,我没反抗成……后来的事伱们都知道了……”

    客厅中众人面面相觑,海琳娜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邓肯则略显无奈地摊了摊手,大家开始努力将注意力从这个话题转移开……

    也就缺心眼的爱丽丝还在跟“水手”嘀嘀咕咕:“哎,那你怎么知道那是 1864年的?不是刚一睁眼就被砸懵了吗?”

    “我后来跟劳伦斯船长打听的啊,他说历史记录上我接近完全失控的就那一次……此外其实我还醒了好几次,但那些我都没印象……”

    “我跟你讲噢,我以前也睡在个箱子里,也有人在箱子旁边念念叨叨的,还又是撒东西又是钉钉子的……”

    “真的?那你睡眠质量咋样?”

    “还行,他们念经的动静也不是很吵——不过现在我一半的时间都不睡箱子了,船长给了我张床……”

    “水手”发自肺腑地感叹:“真羡慕你这样能睡着的……”

    俩异常突然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讨论起了十分邪门的话题,邓肯听到一半终于忍不住,干咳两声打断了他们的交流:“咳咳,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水手”瞬间闭上了嘴巴。

    “首先,我相信你说的,你应该确实忘记了有关‘航线’的事情,”邓肯调整了一下表情,一脸认真地对异常 077说道,“但卡拉尼船长日志中记录的东西肯定也是真的,‘航线’就在你身上。”

    “水手”张了张嘴,指着自己:“那我不记得了怎么办……”

    “我还没说完,”邓肯摆摆手,“你记不记得可能并不重要——因为这条重要的航线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简单地‘记’在你的脑子里的,卡拉尼船长在日志中提到她‘把航线交给了你’,这句话让我很在意……她似乎是将航线视作了某种‘物品’,或者……别的什么‘实体’,或许在留下那份日志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邓肯说到这停了下来,他略做思考,目光便又落在那块“裹尸布”上。

    “就如她的日志以这种形式穿过了边境,她或许也用别的办法将有关‘航线’的信息留给了你,即便边境扭曲了那些信息,干涉了你的记忆甚至自我认知,这条‘航线’也不会消失——它还在你身上,以某种我们现在还不了解的‘形式’。”

    “水手”一愣一愣地听着,似乎渐渐被说服,但他突然又有些怀疑:“……卡拉尼船长真的能做到这种事吗?我以为她的日志变成这幅样子只是某种‘意外’……毕竟她也只是个凡人……”

    “但她曾经直面过我们的主,”海琳娜突然打破了沉默,“任何一个凡人在直面过神明之后……就很难再被视作纯粹的‘凡人’了。”

    “水手”不说话了。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斟酌如何安排接下来的行动,包括验证你身上是否真的存在‘航线’的情报,”邓肯看着异常 077的眼睛,表情格外认真地说道,“但不论怎样,你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必须跟我们在一起了——必要的时候,要随失乡号一同出航,你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水手”一听这个,浑身肉眼可见地哆嗦了一下:“啊?我以为就过来送个情报就可以……”

    邓肯默默地看着他。

    “水手”表情瞬间一整:“当然,您是知道的,我从一开始就是失乡舰队的忠诚一员,乘上那艘传奇的探险船是我毕生心愿……”

    邓肯面色放松下来,微笑着点了点头,其他人也纷纷对“水手”露出笑容,雪莉还上前拍了拍对方枯瘦的胳膊:“你别紧张,船长其实可好啦!而且在船上待着也不无聊,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热闹……”

    她没好意思说自己也是船上最大的“热闹”之一……

    现场皆大欢喜,只有海琳娜在表情复杂地看着这一幕。

    她仍忍不住想起不久前,在海歌号准备出发的时候,那些来到方舟上接受自己赐福的勇士们,想起那些积极、坚定而满怀信念的面孔。

    她仍很难相信,那些勇士已经消逝在漫长的时光中——就连唯一返回这个世界的,也已变成这副模样。

    “我们该离开了,”女教皇轻轻叹了口气,“我们已经在这里打扰太久——教会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和弗雷姆。”

    邓肯抬头看了一眼客厅对面墙上的机械钟,发现一天已经结束。

    “那我就不送了,”他随口说道,“我也有些事需要安排。”

    海琳娜点了点头,在与其他人道别之后,她与弗雷姆转身走向门口——但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她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邓肯。

    短暂犹豫之后,她说道:“深海教会的边境集结点位于东南边境,就在您上次与‘潮汐号’汇合的海域附近。”

    “知道了,”邓肯轻轻点头,“在出发之前,我会联系你们的。”

    两位教皇离去了,片刻之后,窗外有两辆车驶向远方的茫茫夜幕。

    客厅中一时间恢复了安静,雪莉最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哈欠……我困了,我先回去睡觉啦!”

    凡娜与莫里斯也跟着离开了客厅。

    “这里空房间还有不少,”露克蕾西娅作为这里的女主人,此刻开始安排‘新成员’的住宿,她看了面前的干尸两眼,“你对房间有要求吗?楼层或者通风方面的。”

    “不用不用,”干尸顿时连连摆手,显得颇为紧张,“就随便给我找个待着的地方就行,反正我也不睡觉……”

    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不远处的楼梯栏杆上。

    “哎,这栏杆就不错,你们给我根绳,我吊在这儿就挺好,正面还朝阳,正好早上能晒着太阳……哦,虽然最近也没太阳……”

    “你确定?”邓肯闻言扬了扬眉毛,“我可提醒你,每天妮娜起床最早,而且那姑娘起床还容易犯迷糊,她要迷迷糊糊从楼梯下来抬头看见你挂在栏杆上,那可不是简单的吓一跳——你可就真见着太阳了。”

    “你必须待在房间里!”露克蕾西娅在旁边一听顿时急了,立刻对那干尸说道,“别真把妮娜吓到——到时候我房子都没了。”

    妮娜在邓肯后边小声嘀嘀咕咕:“其实我现在控制挺好了……”

    “水手”眨巴着眼睛,听着邓肯船长和女巫小姐的话,又看着那位“太阳碎片”一脸委屈在旁边嘀嘀咕咕的模样,突然觉得……这里的气氛好像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还不错。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有些吓人的笑容。

    “好,我听你们安排。”

    (大家新年快乐!)

    (本章完)

    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