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随流云 作品

第357章 生子当如李先生(新年快乐)

    第357章 生子当如李先生(新年快乐)

    84年的内地女排,影响力真不是虚的,到了五月底的时候,鹏城红牛的销量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各地的渠道都纷纷向鹏城催货,但是鹏城的供货却出了问题。

    裴文聪亲自给李野打电话:“李先生,您预料的事情发生了,鹏城百事可乐通知我们,下个月他们的生产线要检修,所以我们的代工生产计划会受到影响”

    就84年这会儿,内地没有几条易拉罐生产线,京城和羊城有两家可口可乐工厂,鹏城有百事可乐的工厂。

    就现在的健利宝,也是找鹏城百事可乐代工罐装的。

    李野平静的问道:“你认为是谁的手段?”

    李野没有问深圳百事所说的“影响”是具体影响多少?是少几万罐,还是一罐也没有,问这些都没什么意义。

    现在他要确定是不是百事可乐在给鹏城红牛使绊子。

    现在鹏城红牛正在风头上,已经在十几个城市建立了经销网点,正要借势进行辐射推广,这节骨眼儿上不管是谁对鹏城红牛卡脖子,那都是一世之仇。

    傅桂茹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不断的在南洋的几個国家飞来飞去,寻找可供购买的二手易拉罐生产线。

    “”

    马来。

    幸好在84年这会儿,内地优先引进“科技项目”,所以鹏城红牛的生产线在引进审批上没什么问题。

    另外李野上辈子见识过太多的恶意竞争,所以应急手段是多方面的。

    因为有鹏城七厂的原有渠道支持,再加上鹏城红牛财大气粗,所以没有抠抠索索的按照市场需求备货,

    而且此前李野也预计过有可能被人卡脖子,所以肯定是提前敞开了备货。

    “让郝健去查,另外尽快催一下生产线的建设问题,我们不可能靠缝缝补补过日子,另外那些应对可能危机的措施你也要尽快落实。”

    傅桂茹先是到傅知满房里瞄了一眼,发现没人,然后她又去了女儿傅依若的房间。

    裴文聪叹息一声,颇有些“生子当如李先生”的羡慕。

    【我,是不是该尽快生个儿子了?】

    可是订购全新的生产线,可不是三两个月就能搞定的事情,所以傅桂茹只能把目光瞄向了二手生产线。

    “”

    裴文聪道:“我不确定,但我认为是我们的广告影响力太大,对别人形成了竞争威胁,我已经跟郝健商量过,先启动应急预案”

    等她返回柔佛家中之后,才感受到了透支体力之后的疲惫。

    “好的李先生,不过有关生产线的事情,取决于马来那边的进度,我是有心无力呀!”

    裴文聪的意思很明白,你自己老娘那边你自己去催,我不做恶人了。

    一套易拉罐的生产线可不简单,把一张张薄薄的铝板冲压成易拉罐,需要很多重型的机械设备,从订货到调试都很麻烦。

    李野沉默几秒,然后道:“告知一下就好,不用刻意的催,让她不要太过着急。”

    南洋的饮料行业发展的很早,傅桂茹连续跑了一个星期,总算没有白费功夫,终于敲定了一套九成新的生产线。

    有能耐、大气运、还贴心,如果有这样一个儿子,那躺平就好了呀!还奋斗什么?

    。。。。。。。

    裴文聪每个星期都会把内地那边的销售情况传真给她,所以她当然明白此时的鹏城红牛,是个什么样的发展态势,更知道鹏城红牛此刻多么需要有自己的生产线。

    “小若,这几天有没有信件啊?”

    正准备睡觉的傅依若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嬉笑着问道:“妈妈,您问的是谁的信件呀?”

    疲惫的傅桂茹愣了一下,然后顿时精神起来:“这还用问?赶紧给我交出来。”

    傅依若嘻嘻一笑,从自己书桌的最底层拿出一封国际信件。

    “嘻嘻,妈妈你心想事成,就没有什么好处给我吗?”

    傅桂茹一把就把信夺过来,笑骂道:“我给你个锤锤要不要?”

    傅依若假装出很委屈的样子,夸张的道:“有了哥哥妈妈就嫌弃我了,我的命好苦苦哦!”

    “去,别瞎闹!”

    傅桂茹轻轻拍了女儿一下,才拆开了手中的信件。

    这信自然是李野从内地京城寄来的,自从李家坡一别之后,他和傅桂茹还是第一次通信。

    傅桂茹知道柔佛距离内地京城万里之遥,通信非常不便,但是连续等了两个多月没有消息,心里还是非常失落的。

    有时候她想,当初直接挑开那层窗户纸多好?就算被李野质问一番,也好过几个月的患得患失。

    李野还会认我吗?

    以后还会再相见吗?

    女儿李悦二十四岁了,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这两个月中,傅桂茹不知多少次午夜梦回,眼前总是浮现小李悦的模样。

    那时候的李悦才六七岁,扎着两根羊角辫,整天看护着弟弟跟个小大人似的,现在一想起来就让人心疼。

    李野寄来的信件很厚,傅桂茹拆开之后发现里面除了两页信纸,还有两层很硬的纸板,纸板的中间夹着几张照片。

    傅桂茹一看照片,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

    那是李悦刚到京城的时候,李野、文乐渝和她一起游览香山等地的照片。

    傅桂茹看着跟自己有七八分像,已经是亭亭玉立大姑娘的李悦,心里的激动哪里还能控制的住?

    傅桂茹看了好一会儿照片,才破涕为笑,骂了李野一句。

    然后,傅桂茹才看了李野的来信。

    李野信中的内容好似很寻常,只是介绍了一些自己在内地京城的见闻,比如海外关系现在成了香饽饽之类的事情。

    傅桂茹立刻就明白,这是李野在通过这些普通的见闻,向他传达了内地政策的变化,还有对待海外华人的态度。

    翻到信件的最后,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并且注明了白天可能没人,晚上五点半后才有可能打通。

    傅桂茹看了看时间,犹豫寻思片刻之后,还是按捺不住的拨通了内地的线路。

    内地的电话依然不好接通,傅桂茹连续拨了几次之后,才终于听到了铃声,然后李悦就接起了电话。

    “喂?找谁?”

    “”

    傅桂茹想到了一个可能,连呼吸都突然间屏住了。

    对面不是李野,那么是李悦吗?

    “喂?你是哪里?不说话挂了啊!”

    “别挂”

    傅桂茹慌忙道:“我我找李野,伱是谁?”

    “你问我是谁?那你是谁呀!”

    “我”

    精明过人的女强人傅桂茹女生,竟然一时失措接不上话来。

    她以为电话那头的是李野,哪里想到对面是李悦。

    不过傅桂茹毕竟是场面上的人物,几次深呼吸之后终于调整了过来。

    “我是南洋这边的华侨,在三月份的时候曾经拜托李野同学寻找亲人”

    “哦,李野不在,您的姓名、地址是什么?我明天通知李野,让他尽快给您回复。”

    傅桂茹再次愣了几秒,索性问道:“你是李野的姐姐还是他的女朋友。”

    李悦惊讶的反问:“你到底是谁?我怎么听你的声音有些熟悉,你不会是在恶作剧吧?”

    傅桂茹擦了擦眼泪,道:“李野同学跟我说过,他有个姐姐,还有个女朋友,那么你肯定是其中之一喽!”

    李悦一愣,当即恍然说道:“您是送李野手表的那位华侨吧?我是李野的姐姐,真是谢谢你了”

    你谢我做什么呀!

    傅桂茹跟李悦聊了起来,对面的李悦也很奇怪的一点都不烦,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竟然打了十几分钟的国际长途。

    最后当傅桂茹挂断电话的时候,眼泪早就逆流成河了。

    旁边的傅依若乖巧的送上手帕,让破防的妈妈擦泪、擦鼻涕。

    傅桂茹擦完眼泪之后,突然说道:“小若,妈妈以后可能要常年往返内地和柔佛之间,你自己能照顾自己吗?”

    傅依若眼睛闪闪的道:“妈妈,我可以去内地留学的呀!李家坡国立大学就有了先例,那我为什么不能去呢?”

    “那小满怎么办?谁来照顾?”

    “当然是姨妈喽!现在小满都不怎么愿意跟我们住一起了。”

    “”

    傅桂茹叹息一声,纠结万分。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此时回到内地,是不是个合适的时机。

    一直以来,傅桂茹都认为自己还没有穿上锦衣,怎么可能还乡?

    当裴文聪给了她一千万美元支配额度的时候,傅桂茹心里的渴望才忍不住的开始滋生。

    现在听了李悦的声音,她终于是忍不住了。

    【只是你们能接受我吗?】

    。。。。。。。。。。。。

    傅桂茹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遥远的京城,皂君庙的四合院里,李悦也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刚才的那个声音,虽然因为长途电话的原因有些失真,但是却依然像极了李悦梦中的那个人,

    不知不觉之间,李悦就跟对方说了好多的话,有些话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太不见外”。

    但一种神奇的默契,就是让李悦不想放下电话,希望可以再多聊一会儿。

    一直到刚才挂断电话的那一刻,突然间的失落,一下子就摧毁了李悦十几年来维持的坚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