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火 作品

第94章 也许是玩笑

    钱宸一开口,就让包括高黎离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尤其是张琳这会,更是满眼惊异又兴奋地看着他。

    刚才,钱宸的话,用到了“管家”一词,在系统内部,这个词可是不能乱用的,一旦出口,就相当于公然告知。

    她,是自己人。

    同样“自己人”这三个字,往往都是性命相关。

    钱宸是疯了吗?

    当然不!

    他的话还没说完:“领导,您肯定知道,我这个常务副县长是从县委办公室下来的,在黄林我没有任何相熟的人。”

    “要想在这里开展工作,我需要助手,而从经过的每一件事,张琳同志都能表现出坚定的党性、原则,以及她很强的工作能力。”

    “她是一个合格的党员、政务人员,也是‘服务员’。”

    “而我也最需要她这样的人。”

    自从见面到现在为止,高黎离还是第一次用他的眼神,表达了欣赏和肯定。

    “那你这么讲,就不怕有人说你拉山头吗?”

    “不怕。”钱宸的态度很坚定;“拉山头,搞关系,讲群体,是我们党内严格禁止的事,我作为一个党员,从站在党旗下宣誓的一刻,就知道,自己永远不能这么做。”

    “关于张琳同志的任命请求,我问心无愧!”

    “领导。”

    一番很激烈的陈词之后,钱宸的语气终于有了缓和:“做工作,谁都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不都说孤掌难鸣吗。”

    “那你真正是要在黄林,弄出点更大的‘响动’了?很好,说说你的下一个理由。”

    相比于方才,钱宸的第二个理由就轻巧多了:“这是我自己身为镇领导,对于下属,没能说出的承诺和认可。”

    “最后一点,就是因为知道了省委的领导要下来采访,所以我希望可以借用这个机会,向人们展示,黄林镇的好同志。”

    钱宸这一番“公私不分、无公无私”的话,再一次得到了高黎离的认可。

    但是,马上他又话锋一转:“那这样说,我个人可以理解为,整个事件当中在没有黄林镇其他的领导参与了,对吗?”

    “不对。”

    知道这是坑,钱宸肯定不会往下跳:“看似事件中其他领导没有参与,但要不是因为在平日中,有镇委、镇政府的领导给予我支持、教育,以及同志们的帮助。”

    “在这件事上,我不一定会做得这样干脆!”

    不管与何冰还有唐辛的关系怎么样,钱宸都知道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下,要是不把这整个集体都归纳进来。

    以后只怕他都没办法继续做人了。

    领导层面就是这样,功勋一定是集体的,但是可以在集体中寻找典型。而错误,一定是个人的,同时也要通过个人去引发集体的自思自检。

    高黎离的态度再一次变回刚才的模样。

    “恰巧”这会,记者也再一次将稿修好,由钱宸审阅核对无误后,当面封存。

    “二位领导,这份稿件我会直接递送审委宣传部进行终审,如果没有问题,将在稿件批复后五天内登上媒体渠道。”

    “很好,今天辛苦你了。”

    高黎离说着站起身:“钱镇长今天非常感谢您,对于我们工作的支持。”

    “应该的,如果后续还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

    在钱宸和张琳的陪同下,高黎离和记者走出了书记办公室。

    而好巧不巧的,何冰与唐辛,此刻正在那边的楼道口,拉着几个工作人员,在讨论着什么。

    高黎离看到这一幕,直接无视掠过。

    最后还是何冰与唐辛舔脸迎了过来;“领导!小钱采访已经结束了?”

    “是的。”

    钱宸道:“书记、镇长采访已经结束。”

    “好,好,那咱们去吃饭吧。”何冰刻意地看了一眼手表:“都这个点了,简单的吃一口工作餐。”

    “不用了。”

    高黎离摆摆手,竟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几块巧克力!

    这一幕瞬间让何冰二人感觉到心中发沉。

    怎么,是他们黄林的饭碗太沉了,弄得领导宁愿自备口粮都不愿意碰一下?

    只是这个疑问,高黎离不可能回答。

    在众人的陪送下,高黎离准备上车了。

    “今天很感谢各位对于省委、宣传部的支持。”

    “我个人认为,对于小钱镇长的这篇报道,一定会在内部、外部引起比较大的浪潮。”

    “这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个考验。”

    “对了。”

    高黎离此刻一只脚都踏上车了,却忽然停下,目光直接地落在何冰身上:“省委听说,你们黄林镇,正在搞安全排查、整改的活动。”

    “这个切入点很好,势头,不错,力度很大,投入很多。”

    “这不容易,要坚持!”

    ……

    即便是高黎离的车已经离开镇委大院半个多小时了,可何冰脑海里面依旧还再回荡着他最后说的话。

    不容易!

    要坚持!

    虽然这不是正式谈话,但无疑在何冰的判断中,这就是省委在暗中给钱宸加油打气。

    如果没有这句话,还好判断。

    可现在把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首先是钱宸被提拔为常务副镇长,随后一个小哑巴的错案,竟然牵动了省委宣传部的领导,在钱宸搞活动的特殊时候,亲自莅临进行专访。

    又在最后,留下那句话。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这其中蕴含的能量。

    “一定是省委方面不方便直接对钱宸给予帮助,所以才有意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将他树立为典型。”

    何冰自言自语地抽着烟,因为一旦要是钱宸真的成为典型的话,那么他在作整合的时候,步子大一点、力度强一点、投入多一点,也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包括县委、甚至是区委、市委,都绝对不会有人站出来阻拦。

    什么叫做上达天听。

    这一次他是彻底见识了。

    好啊!

    好!

    何冰这会心神震荡,他知道自己之前的赌博,已经赢了。

    “典型”就是省委赋予钱宸的护身符。

    同样陷入沉思的,还有唐辛,只不过他的想法和何冰不一样。

    虽然现在钱宸有背景,带靠山是肯定的事,但仅仅一个乡镇中的安全整改,还至于要省委的人出来给他站脚助威吗?

    不用其他人,就是一个张玉山,已经可以压制住大多数的不同声音,更何况还有陈渊那个县委书记和沈军呢。

    仅仅这些力量,想要解决黄林可能出现的问题,绝对是手到擒来。

    所以省委何必要出面?

    何必要这么弯弯绕的,去捧一个钱宸呢?

    以至于让政法委、公安厅等多方面单位,都要让路。

    思来想去唐辛都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虽然在一切揭开之前,他还是要支持钱宸的,不过力度上吗,可是弱一点,态度上也不必那么坚定。

    只要把“上指下派”四个字记牢,那么不管出现多大的波动,他都能依旧安稳,往上爬不行,稳定自己现在的位置,总是没问题的。

    当然,眼下陷入深思的除了他俩之外,还有钱宸本人。

    不过与两位领导的沉默不一样,他这会正在办公室里和张琳吃饭呢。

    就是之前为高黎离准备的那些工作餐。

    反正何冰、唐辛都没胃口,索性人家一句话直接都送给他了。

    吃光桌上最后一只龙虾,钱宸才算吃饱:“我还不知道黄林还有海鲜市场呢。”

    “那是从县里买回来的。”

    张琳这一顿吃得也很舒服,就今天的菜系,在黄林那绝对是一顶一的。

    “小宸宸你说实话。”

    “你是不是都离不开我了?”刚吃完饭,张琳的攻势就开始了:“看你今天在领导面前那个态度,我差点就以为你要告诉他你喜欢我呢。”

    “能说点正经事吗?”

    钱宸拿起自己的黄山抽着:“我怎么感觉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啊。”

    “你是不是后悔没说喜欢我了吗?”

    “……”一个白眼过去,钱宸继续道:“我还以为他会问问我,有关安全整改的事,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来给我站队了。”

    “这不太可能啊。”

    “有什么不可能呢?”喝了一口可乐,张琳笑眯眯的道:“你这一次可是把兴旺煤矿都给责令整改了,虽然它是镇企业,但是在省内也有名,上面注意到你很正常。”

    “注意我没问题,可站脚助威就说不过去了。”

    “哎!”

    张琳玉手一挥:“你看你,现在还不承认自己和省委的关系?”

    “别闹……”

    钱宸就很崩溃:“我和省委的关系,我自己知道,不对劲!”

    “这件事透着怪呢。”

    “你是担心有人要给你下绊子吗?”看到他这么谨慎,张琳的情绪也低落下来:“还是……省委方面给了你太大的压力。”

    “都不是。”

    于钱宸而言无所谓下绊子,还是那句话,虱子多了不怕咬,而且现在曹林已经服了,就算曹爽还要折腾,他到底现在还见不得人呢。

    真正让钱宸担心的,是他们,会卷入到一场无形的争斗中。

    张琳刚才说得没错,兴旺煤矿,在省里也是有出场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