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子喜欢吃酥饼 作品

第77章 小甜饼【完】

    星河再次回到那个会所的时候,身份已经发生了转变。

    谁人都得尊称一句“会所老板的男人”。

    轻轻拍了拍晏明昭的脸,星河冷笑一声。

    到底谁是谁的男人,需要证明吗?

    “会所老板?”

    “晏明昭,你可真有能耐啊。”

    一想起自己在会所的惊魂一刻,星河气不打一处来。

    “该不会经常找小哥哥陪吧?啊?”

    在“陪”这个字上着重强调,星河笑容满面。

    晏明昭强烈的求生欲慢慢地溢了出来。

    “天地良心啊!我整整单身二十八年!”

    “连别人的手都没摸过!”

    举起双手,晏明昭为自己喊冤。

    “手都没摸过?”

    星河突然想到了他们的初遇。

    “你骗谁呢你!”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和我说什么了!”

    星河靠近晏明昭,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

    “叫、几、声。”

    晏明昭眼神躲闪,结结巴巴。

    “什么啊?”

    “我怎么不记得了?”

    有点想跑的前兆,晏明昭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

    “你不记得了?”

    星河按住了晏明昭的肩膀。

    “叫/床/啊~”

    “自己说的,不记得啦?”

    晏明昭算是明白了什么是自作自受。

    “那不是逗你玩呢吗”

    “谁叫你当时吓懵了,说什么都信。”

    小声嘀咕了两句,晏明昭看星河誓不摆休的样子。

    “啊。”

    “怎么样?是不是这样叫?”

    干巴巴叫了几声,晏明昭咽了咽口水。

    星河被气笑了。

    “怎么叫?”

    “就照你昨天晚上那么叫。”

    “昨天叫的那么欢快,今天就不会了?”

    昨天晚上,星河被晏明昭感动的直掉眼泪。

    结果一不小心,稀里糊涂地被拐上了床。

    直到星河泪眼朦胧地在晏明昭身上起伏,才觉得不太对劲。

    这装备齐全的,怎么看怎么像早有预谋。

    事后,晏明昭美滋滋地抱着自己拐回来的小美人,又捏了捏自己的腰,轻轻舒了口气。

    “值!很值!太值了!”

    直到低下头,看到怀里小美人似笑非笑的脸,晏明昭才觉得背后起了寒意。

    星河翻了个身,从晏明昭怀里钻出来,一把按在了他的后腰。

    “要不要给个解释?”

    “疼!疼!轻点!”

    晏明昭一声痛呼叫了半截,又在星河的眼神压力下咽了回去。

    他怯怯地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一直在做梦,断续而漫长。”

    “虽然已经不怎么清晰了,但我总在梦醒后,隐约有点感受。”

    “有时候很痛苦,有时候很迷茫,但也有幸福和快乐,满足和欣喜。”

    “最重要的是,我记得你。”

    星河收回了手,静静地看着晏明昭。

    “大概一年前,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这个会所的地址。”

    “你也许不会相信,但我总觉得,我会遇到你。”

    “我买下了这个会所。”

    “然后我找到了你。”

    晏明昭起身,轻轻搂住了星河的脖子,额头贴额头。

    “我甚至觉得,我们曾经有个吻。”

    他们的确曾经有个吻。

    星河在床上沉睡,晏明昭坐在他的床边,俯下身,亲吻他的额头。

    虚假而触碰不到的幻觉。

    星河阖上眼睛,感受到面前人温热的呼吸。

    他听见晏明昭说。

    “这场梦境太过久远,让我惶恐不安。”

    “以至于见到你的每分每秒,都觉得十分珍贵。”

    星河又被感动到了。

    以至于被重新哄着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时候,无比的配合。

    回忆结束。

    星河忍不住想给自己一拳。

    “怎么就是被这个老流氓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呢!”

    “明摆着就是馋我的身子!”

    “以后绝对不相信他了!绝对!”

    而站在一旁,被星河要求叫一百声的晏明昭还在可怜巴巴不停地“啊”。

    星河的恶气终于得到了纾解。

    一百声结束了,晏明昭灌了杯水,又不长记性地凑了过来,笑容满面。

    “干嘛?”

    星河粗声粗气地怼了晏明昭一句。

    “干吗?”

    晏明昭重复了一句,有些疑惑。

    “明天再干好不好?”

    “我的屁/股还有点痛。”

    ?

    星河一把捂住了脸,耳朵都红了。

    “你不要脸!”

    臊的憋了半天,星河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晏明昭这才意识到自己听错了,满不在乎,更开心了。

    凑到星河的身边,晏明昭盯着星河的眼睛。

    “今天干也行。”

    “我喜欢你。”

    星河脸更红了。

    “想和你睡觉。”

    星河一把捂住了晏明昭的嘴。

    晏明昭的眼睛弯弯,里面是止不住的笑意。

    他拨开了星河的手,歪着脑袋,在星河的面前闭上了眼睛。

    “亲亲。”

    这个吻,跨过遗憾和错过,跨过时间和空间,跨过生与死。

    星河轻轻压在晏明昭的嘴唇。

    唇齿交缠。

    一切似乎回到那个晚上。

    星河在床上沉睡,晏明昭的身体渐渐凝结,他俯下身亲吻星河的额头。

    而睡梦中的星河睫毛轻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亲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