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有点骚 作品

令人致敬的前辈;平野绫掉马

    “上野,怎么了吗?”龙爷注意到上野栀子停顿住了便随口问道。

    上野栀子注视着平野绫,嘴角微微勾起,然后看着平野绫一字一句道,“没什么,只是刚刚墙角上有只小老鼠跑了过去,不小心被吓到了。”

    “是吗。那就赶快下来吧!这里空气还行,不过老鼠确实多……”龙爷转过头后吩咐下属,“你们分头行动,一定要把那个人给我抓住。”

    “是,龙爷。”许多黑衣人整齐喊道,然后才一队接一队地分散开来,就连龙爷自己也带着一队人随意找了个方向就往远处走去。

    不一会儿,巷子口周围只有身为研发员的上野栀子在这站着。

    “出来吧,人都走了。”女人的声音很好听,语气慢条斯理地,感觉应该是个很有教养的人。

    上野栀子话音刚落,平野绫的手臂一个用力,肌肉鼓起,直接撑着自己从那处夹缝之中爬了出来。

    “你刚刚为什么不”平野绫警惕地看着上野栀子,他可是前面清清楚楚地看到龙爷的毒·品都是由眼前这个女人改良出来的,也就是说龙爷贩·毒危害世界也绝对有这人的“功劳”。

    “先跟我过来。”上野栀子没回答平野绫的问题,丢下这一句话,就自顾自地选择一个方向走去,“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平野绫先是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才咬牙决定就跟着这个奇怪的女人过去。

    跟着上野栀子先是左拐了几条街,然后又往右拐了2个巷子,然后平野绫就见到了一座装修整体是白色的二层平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上野栀子从腰间解下了一把钥匙,然后拿起锁观察了一下才将钥匙插进锁眼里,往左一扭,还没等她推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妈妈ヽ°▽°ノ。”一个大约十二岁的小男孩直接扑向上野栀子,抱住了女人的腰,“我好想你~”

    “右矢,有大哥哥在哦,不能这样子撒娇哦!”上野栀子先是揉了揉男孩的头,然后才转身看向平野绫,“进来吧!”

    浅间右矢有些好奇地躲在上野栀子身后偷偷看向平野绫,见他朝自己笑了笑,小男孩的双眸也跟着弯了弯,然后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咻得一下像只小松鼠一般躲在妈妈身后,将整个人身体都遮挡住了。

    平野绫一进门,上野栀子就将门反锁住,才带着平野绫往客厅走去。

    “哥哥,给你水。”浅间右矢两只小手捧着玻璃杯从厨房小心翼翼地送到了平野绫面前。

    “谢谢右矢。”平野绫接过玻璃杯然后放到了桌上。

    “右矢,现在你应该睡觉了。”上野栀子出声道,“明天还要去上学。”

    “唔……妈妈~睡不着。”浅间右矢扭了扭小身子,不想这么早就回房间。

    “浅间右矢!”上野栀子稍微加重语气念了一下儿子的名字,才让小男孩垂头丧气地嘟着嘴,“好吧~_~,妈妈,哥哥,晚安。”他耷拉着拖鞋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人走后,上野栀子才看向平野绫,“你是警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你到底是谁”平野绫目光锐利地盯着上野栀子,根据刚刚那个男孩,然后又联想到女人让他感觉熟悉的面容……这让平野绫瞬间想到了小时候与幼驯染一起去射箭场时发生的凶案。

    当时是高明哥和敢助哥联手将案子给破了的,那是平野绫第一次亲眼见到人死亡,并且还是以密室的手法杀害人,所以对杀人凶手上野栀子印象很深,以至于现在都能记起来。

    而刚刚那个孩子,应该就是上野栀子为浅间相林生下的孩子了。

    “现在的警察后辈怎么对前辈一点礼貌也没有”上野栀子先是笑了笑,然后才说出了让平野绫吃惊的话来。

    “前辈”平野绫傻眼,但还是有些不信上野栀子的一面之词。

    “酒井栀子,特高组初代队长,也是你的上司。”上野栀子,不,应该是酒井栀子郑重地和平野绫介绍道。

    “……不可能!特高组是几个月前新成立的,又怎么会冒出一个初代……”平野绫直接反驳道。

    “喂喂喂,神里家的子孙就这么笨吗?”酒井栀子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你当特高组是新成立的?那不过是直到现在,它才从暗处转向明面罢了。”

    “不对……泽田警官不是这么……不对,你知道我”平野绫愣住了。

    “不然呢?”酒井栀子反问道,“如果不是我让泽田去接触你,他又怎么会来找你一个刚毕业的警校生,难不成真以为因为你是神里家的孩子就找你不成?”

    “……”平野绫沉默,不想说话。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可酒井栀子依旧不放过他,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叔叔神里总监不知道不过是都在演你罢了。”

    “……”平野绫突然想到自家悟叔明明是个犟脾气的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他说动,同意他去特高组,原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所有的一切。

    木了……平野绫整个人都木了……

    “……那你要找我干什么?”平野绫沉默良久后才艰难开口。

    “因为平野你会在这里面起到关键作用。”酒井栀子用一种复杂而深意的目光注视着平野绫,“总之,你现在不用管其他的,等着我的消息再行动。”

    “你那个同事人还蛮厉害的,前面居然跟在你后面。若不是我引开了他,他就发现这里了。”酒井栀子突然说道。

    “同事”平野绫疑惑。

    “那个叫高明的年轻人。”酒井栀子似乎很欣赏诸伏高明,说到他的语气都柔和了不少。

    “你的意思是高明哥跟在我后面一起来到了交易市场!!”平野绫这时是真的绷不住了,声音都大了几分贝。

    “声音轻点,右矢在睡觉,我这隔音不是很好。”酒井栀子冷声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抱歉。”平野绫道歉,然后追问道,“那高明哥人呢?”

    “安心,我把他打晕后安安稳稳地送到目黑老板那里了。”说到这,酒井栀子坐直了身体,“平野,废话不多说了,正事要紧。”

    “我现在需要你帮忙一件事。”

    “什么事?”

    “把右矢送出去。”酒井栀子认真道,“虽然我能保证他在我身边能安全,但这样总不是事儿,所以我拜托你将右矢送到东京我妹妹家。”

    “可以。”平野绫直接答应下来了,“您妹妹是”

    “酒井纱织,和右矢长相很相似。”提到自己妹妹,酒井栀子眼露柔光,似乎是怀念曾经与妹妹相依为命的日子。

    平野绫听到这名字神色有些异样,这个酒井纱织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位吧……不过应该就是了,难怪浅间右矢的长相让平野绫觉得很熟悉,原来是和酒井纱织长得有六分像。

    “也许,您妹妹不在东京。”平野绫幽幽地开口。

    “”酒井栀子面露疑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她就在轻井泽,和朋友一起露营。”平野绫讲述了一下酒井纱织的来这的原因。

    “那她过得还好吗?”酒井栀子问道。当时她离开妹妹时,纱织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如今十二年过去了,纱织也长大了。

    “感觉还行,有朋友陪在身边,看着过得不错,好像还开了个自媒体会社。”平野绫想了一下就说道。

    “那就好。”酒井栀子放心了,“那么右矢就拜托你了。”

    “他明天会去轻井泽小学上学,你到时候就直接接走他。”酒井栀子掏出一个米奇玩偶,“到时你把这个递给他,他会乖乖跟着你的。”

    “嗯,请您放心。”平野绫接过米奇玩偶小心翼翼地放好。

    灰发青年虽然有些生气自家悟叔、泽田警官和酒井栀子联合起来骗他,但平野绫很尊敬酒井栀子,毕竟从他所知晓的,酒井前辈至少卧底在龙爷身边不下十年了。

    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正是因为有一些伟大的前辈在砥砺前行,才能让诸如依娜那样的孩子们快乐地成长。

    让民众幸福地生活着,也许正是每个期望当警察亦或是已经当警察的人最希望见到的,并且为之努力着。

    曾经她为何会选择自首,并进入了监狱,也许就是为了要让自己的身份变得真实起来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平野绫自从想起幼时的事后,原本有些模糊的记忆愈发的清楚起来了,也慢慢地回忆出了当年密室杀人案的所有情景。

    “那么,差不多时间也够晚了,你记得从……”酒井栀子将一条安全通往交易市场外面的小道告诉给平野绫。

    “那我就先走了,酒井前辈。”平野绫朝女人告辞,转身离开了白色平房。

    ……

    顺着酒井栀子告诉的小道,平野绫果真没遇到任何一个搜查的人就安全地回到了目黑旅店。

    今晚得知的所有消息让平野绫的脑袋都有些胀痛。

    不仅是为何酒井前辈一定要他加入到龙爷的行动之中,还有悟叔他们为何要瞒着他呢?……一切地一切都让平野绫很是疑惑。

    这让他不仅想到曾经从本田雅阁那听到的代号为白兰地的酒名男人。

    本田遥会选择去购买龙爷的毒品,后来经过厚生劳动省调查,发现他完全是被本田雅阁忽悠的,而本田雅阁又是听从了白兰地给他的邮件而做出来的。

    在加上前任警察总监山田助太郎为何会下命令给泽田警官,让他和柴田光去本田会社调查,但后面又禁止公安人去接应他和阿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而且,为何系统会颁布拯救本田雅阁的任务呢?还有一个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何系统在本田雅阁事件后就销声匿迹了呢?

    平野绫总觉得好像命运中有一条线在不断地推动着他往一个目的移动着……他就像是一个木偶,四肢都被人用绳子绑住,僵硬地走着木偶背后的人希望他走的命运……

    “算了算了……不想了。”平野绫有些烦闷地抓了抓头发,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呢?走一步看一步吧!灰发青年边想边走进已经一片漆黑的目黑旅社。

    “回来了?”就在平野绫穿过客厅打算走上楼梯的时候,漆黑一片的客厅沙发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平野绫一听到这声音,浑身激灵起来。还没等他转过身,原本黑漆漆的客厅就被人“啪”地一下打开了灯。

    而刚刚说话的诸伏高明正面无表情地双手抱胸盯着他。

    “……哈哈……高明哥……还,还没睡呢……”平野绫拘谨地搓着手,仿佛手不动动整个人都有些难受。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诸伏高明沉声道,“那个女人你认识。”凤眼男人没给平野绫组织语言的机会,直接下定义道,“所以,你究竟有什么瞒着我”

    诸伏高明老早就发现平野绫有些不对劲,不仅仅是在长野警署时,就连现在出来旅游,也总是一会儿不见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再加上灰发青年每次出门后回来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出于对像弟弟一样的平野绫的关心,所以今天他就跟在平野绫身后,看看这家伙究竟是去哪里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诸伏高明就这么跟着平野绫顺顺利利来到了交易市场附近,亲眼见着平野绫走进了一家茶叶店就再也没出来。

    就在他打算也跟着进去的时候,却被一位牵着孩子的女人拦住,说如果想要知道有关平野绫的一切就请跟她过来。

    诸伏高明半信半疑,但经过一番思量后还是决定跟着女人过去。

    可谁知刚走到一个拐角,他就感觉后颈一疼,直接被女人从后袭击,半昏半醒间,他好似听到女人说,“如果想知道一切,就安静地在旅店等待平野绫……”

    “……”平野绫抽了抽嘴角,又被酒井栀子给忽悠了,她确实说了把高明哥给打晕,但她却没有说让高明哥在旅店等他……

    而且酒井栀子究竟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将高明哥牵扯进来……平野绫不是傻子,会不明白酒井栀子的用途。

    “小绫,我需要一个解释。”诸伏高明定定地看着这个被他当做弟弟一般的灰发青年,内心思绪万千。

    “……高明哥,我……”平野绫望着诸伏高明认真的眼神,原本想忽悠他的话瞬间说不出口了。

    “这会给你带来危险的。”沉默良久,灰发青年只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认为我会怕”诸伏高明挑眉,“快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好吧好吧。”平野绫败下阵来,“是你自己要知道的啊,我……”

    “别废话!”

    “哦。”平野绫垂目,“事情要从我还是公安顾问时说起……”

    ……

    “也就是说你是作为特高组的身份加入的警署”诸伏高明总结道,“难怪一个职业组会跑到长野来当刑警……你还怪能的嘞!”

    “”平野绫装傻,假装听不到诸伏高明阴阳怪气的话。果然,就连脾气最好的高明哥听完后也变成这样……

    “所以那个女人就是卧底在龙爷身边的特高组前辈喽。”诸伏高明皱眉,“你小心点她。”凤眼男人绝不相信那个叫酒井栀子的人会是个什么好角色。

    这从以前他破密室案时就清楚曾经那个化名为“上野栀子”的女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单从能卧底国际毒·贩身边十年,不仅没被发现,而且还成为毒·贩的亲信就能看出。

    自家这个看似很聪明,实则根本没什么情商的傻弟弟绝对玩不过那种女人。滤镜800倍厚的诸伏高明看来

    也许酒井栀子会看在小绫和她同为特高组的份上不会出手对付他,但她一定会利用小绫的,诸伏高明敢以百分之百肯定这点。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嗯。”平野绫乖乖点头,他很明白这个时候只要乖乖听话比说什么都管用。这是他从小到大经过多次实验得来的。

    “那你就先回房休息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别让大和他们看出异样。”诸伏高明嘱咐道,“你以往的表现有些过于明显了。”

    “也许普通人没啥感觉,但我们是警察,小绫你还是上点心吧!”说到最后,诸伏高明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我哪有……”平野绫低声嘟囔道,他哪是不会装啊,只是因为你们是自己信任的人罢了。

    ……

    轻井泽小学前,平野绫如约站在门口等着浅间右矢放学。

    “叮铃铃,叮铃铃……”伴随着放学铃声响起,一大群小朋友如潮水一般大片大片地涌出校门。

    平野绫被小朋友们围在中间动弹不得,只能无奈地站在原地不断地观察各个从他身边路过的小朋友,看看浅间右矢是否出来了。

    可是很可惜,直到人渐渐散去,平野绫也没看到浅间右矢出来。

    “人呢?”平野绫呢喃出声,被酒井栀子拜托他接走小朋友的请求就这么中道崩殂了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